2007年5月28日星期一,這是個讓人難忘的日子。一直以來我很喜愛的日本歌手ZARD(坂井泉水),在今天因跌倒而腦挫傷過世,得年40歲;遺憾的是,這個讓人覺得悲傷的消息我是在隔天(29日)才知道...為什麼呢?因為28日這一天下午,我暈倒在研究室中,被救護車送往和平醫院...(′Д‵)

當天早上,其實起床後身體已經覺得有點不適,原本以為可能是中暑了吧...請我老媽幫我「刮沙」一下,但想不到情況完全沒有好轉,我就知道...我死定了...>"<。當時身體的不適感,已經強烈到我吃不下早餐的綠豆湯,頂多只能勉強吃個幾口,就會感覺到想要嘔吐的感覺。好死不死,當天早上我在法律扶助基金會有排班,因此必須要8點就起床打理,沒辦法好好休息。我只能自我安慰:如果狀況真的不行,下午就去看醫生吧...恐怕是中暑外加感冒的「Double Attack」~

騎車前往法扶基金會的途中,我就強烈感覺到身體「奇妙」的變化:明明是大太陽熱的要死,但是我居然會發寒起雞皮疙瘩?!(這不是「撞鬼」的基本前兆媽?XD)而且我也明顯感覺到自己有點兩眼昏花了...真是太恐怖了...搞得我即使時間有點趕不上,還是完全不敢催油門,只敢以40公里的速度徐徐前進...。到了法扶基金會之後,為了怕刺激到原本就已經要吐不吐的胃袋,極度難得地,我請小姐倒杯水給我就好(服務的義工小姐都知道我一定是要杯咖啡、外加一個糖包的...沒有一次例外^^a)。早上擔任記錄的過程中,也都有點渾渾噩噩、昏昏沈沈,但是還是要強打起精神,畢竟這是工作、是要面對當事人的「服務業」@_@...充分感覺到自己快要掛了,所以趁著記錄的空檔偷偷查了一下診所的問診時間...嗚嗚嗚嗚...早上的時間我已經來不及去掛號就診了,中午診所又休息,只能撐到下午2點過後 o(′Д‵)o 看來中午時間只好回學校先休息一下了~想不到這個「決定回學校而不是回家」的決定,後來會演變成無法收拾的事態發展...><

在騎車前往學校的途中,長瞱(研究所同學)Call我想找我一起吃飯,不過有感於身體的不適,暈眩感、嘔吐感外加輕微肚子痛的腹瀉感,我想,我還是先不要去吃飯,乖乖趴在桌上睡一覺比較好。於是乎,到了研究室之後,我二話不說把東西一擺,直接趴在桌上小憩。睡了多久我也不清楚,不過感覺自己陷入了昏睡狀態...越睡越昏...我坐起身靠著椅背想要稍微提振一下精神,不過看來沒有任何的好轉...慢慢地眼睛又闔上再度彌留...然後昏迷(睡覺意義的昏迷)...。

「永昌、永昌...」喔喔~怎麼會有呼喚我的名阿?還有研究室怎麼那麼吵阿?ㄟ~誰架著我架到座位上阿?我不是本來就在座位上了?我迷迷糊糊地閉著眼睛想這些問題。「噁...」強烈的嘔吐感衝擊著我的大腦,讓我不禁連續乾嘔了好幾聲(這時候我真的很慶幸自己沒吃早午餐真是英明神武的決斷XD),稍微睜開眼,只見勇全、宣毅等人扶著我、呼喚我的名字來確認我是不是清醒過來了,也順便提醒我一件事:「我剛剛昏倒了」。啊?!不是吧?!我昏倒了?!不過強烈的暈眩感讓我當下整個大腦亂成一片,完全無法思考,只依稀聽到「去叫保健室的護士阿姨了」、「已經去叫救護車了」...嗯嗯...什麼?!去叫救護車了?!意識不清楚的我,此時唯一意識到的是:「嗚嗚嗚嗚...糗大了...( ̄□ ̄|||)」

護士阿姨一上來,就先確認我的清醒程度(阿姨:「你叫做什麼名字?」其實當時我很想回答金城武的,不過我怕阿姨會爆血管宰了我~畢竟我當時沒有任何抵抗能力,還是別冒生命危險好了XD),然後幫我量血壓,並確認我剛剛昏倒時有沒有痙癵之類的現象。量了之後發現我血壓超低,低到每分鐘心跳三十下而已(之後別人跟我說的)...有沒有那麼誇張啊?!感覺起來真的是快要掛了 0_o 後來阿姨塞了兩顆糖果給我叫我含著來舒緩血糖不足的情形(為什麼血糖會不足?因為我當天早午餐沒吃東西啊~「有沒有那麼虛啊」,我這麼自我譴責...>"<)。之後沒多久救護車就殺到學校了,雖然頭腦「稍微」清醒恢復意識,不過整個還是虛弱跟不舒服的很,勇猛的仁杰二話不說就直接背我下樓(附帶一提:仁杰很猛喔!背的過程中我感覺到他的背膀超有力、而且肌肉很扎實...特別跟各位姑娘們大力推薦!>///<),不過讓人背下樓實在是太丟臉了...好歹我在研究所也是以勇力著稱(謎之聲:有這回事嗎?@_@)下樓之後,雖然眼睛還是處於半開不開的狀態,但還是可以清楚感覺到周圍一片騷動...(嗚嗚...怎麼這麼多愛看熱鬧的鄉民 >"<),這個時候我充分體會到犯罪嫌疑人們的全罩安全帽是多麼的無價至寶了...用兩隻手臂擋住自己的臉,我被抬上擔架,推入早已在校內就位的救護車,駛往學校附近鳥到不行的和平醫院...。(躺在擔架的感覺很平穩~這一點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還滿舒服的^^a)

到了醫院之後,勇全、仁杰等人當我辦理了相關的手續,我則是打了點滴後在急診區觀察狀況。初步的檢查認為我是中暑(很沒說服力的診斷~應該不只這樣),這段期間,我爸媽與其他同學也陸續到醫院探視我...甚至連系辦的秘書跟林三欽老師都親自到場探望...真的是受寵若驚啊! 0_o 秘書看到我沒有大礙,頻頻虧我別在司訓所暈倒了;林三欽老師則是好心的問我:「是不是趕論文太操勞了?」,聽的我那時超想躲到床腳下,我老媽也把頭別了過去...因為它知道我還真的都沒在動論文 ( ̄ー ̄;) ...整個現場的氣氛超怪!大家(除了林老師外)都想笑卻又不敢笑出來...。不想讓大家太擔心,所以還是儘可能搞笑耍白癡~鏡芳跟長瞱一說有個護士正妹,我馬上就想起身瞇它個幾眼...還請長瞱幫我跟那護士傳話說「哎呀哎呀~我要死啦~亟需人工呼吸」之類的廢話(最後當然沒傳話XD)。後來狀況稍微穩定,不想耽誤其他同學們太多的時間,所以請他們回去,而我也陷入了昏迷,沈沈睡了過去...。

不過和平醫院很鳥這件事情應該是公眾周知的事情,我當然不可能因為他們幫我打了管點滴就OK,所以後來還是轉去我們家的家庭醫師所在的診所,在那裡診斷出是熱感冒複合熱中暑,另外打針治療後,整個人才又活了過來^^a...。

不過話說回來,真的由衷地感謝當時幫助我的各位同學:
思妘...你的那聲驚呼,我想歷史評價可以媲美蘆溝橋前的第一槍了...
勇全&宣毅...你們讓我見識到刑法組的應變能力跟體貼了^^
尉棋...感謝「于哲之鑑」,讓妳第一時間想到要叫救護車...
仁杰...你的肩膀很厚實喲~同時也「親身」見證了你的勇猛(羞)
鏡芳...不好意思讓妳慌張的亂七八糟了 ^^a...
長曄、于哲、惠琪...不好意思讓你們跑醫院一趟啦...
(嗚嗚~蕭家的血統真的被詛咒了嗎...暈眩基因?!)
宇軒...身為大將,不能那麼容易就傻眼啦! ╮(′~‵〞)╭
世彰學長&光慧...謝謝你們給我的補給品啦~超窩心 (′︶‵#)
其實當天暈倒,主要還是因為感冒加中暑吧...
(好下流的「冰火五重天」...<(‵^′)>...)
雖然掛在研究室滿丟臉的,
不過換個角度想,
如果今天掛在地下閱覽室...那我想我真的以後都不要出現在東吳校園了;
如果沒暈倒到摔到地上,說不定我就這樣「長眠」了都沒人知道...
(據傳當時心跳一分鐘30下~有沒那麼誇張阿?!XD)
總之謝謝大家對我的關心跟照顧囉!
大感激~(′︶‵#)
創作者介紹

愛˙勇氣˙希望—Welsperの秘密基地

Wel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iel1412
  • 為什麼昏倒要吃糖呢?

    啊...這是我看完此篇之後的疑問...|||| 不過,那應該是血糖過低吧。還是ZARD過逝你悲傷過度啊?
    但...雖然這篇真的算是一個很可怕的經驗..可是為什麼你寫的很像是在醫院裡度假呢...呃...(別打我|||||)
    要好好吃飯喔..身體真的非常重要@_@
  • 哈哈哈哈~應該是血糖過低啦...不過想不到不過沒吃兩餐,居然會搞到這種地步...意外、意外...XD

    Zard逝世的消息,我也是隔天精神稍微好點後,看報紙才知道的...差點又是一陣暈眩了(笑)...不過真的很惋惜阿...她可是我少數會收正版的、很喜歡的日本女歌手呢!

    寫的像是度假嗎?哈哈哈哈~反正我的可恥已經無法回頭了...所以也只能啞然自嘲了^^a...下次我會小心照顧自己的身體的啦!也謝謝你們的關心阿~感動呢~

    Welsper 於 2007/06/23 23:19 回覆

  • 理想家
  • 保重

    身體很虛喔~早晚加餐飯吧。
    (原來你瘦得很好看的真相是這樣~)
  • 那是意外啊~是意外啦! 囧rz
    果然我廢掉了...嗚嗚...

    Welsper 於 2007/07/04 00: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