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忘記

人類歷史上重大罪行史不絕書,但從未像納粹德國一樣被詳細的記錄、追蹤、調查以及道歉和補償的。納粹以種族淨化手段屠殺數百萬猶太人和吉普賽人的真相,並不是戰勝國所公布,也非戰敗國提供,它是靠許多人以民間組織的力量,鍥而不捨地發掘起來。終生追捕納粹餘孽的威森塔爾(Simon Wiesenthal)就是這樣的傳奇人物。


德對猶太人賠償完整
威森塔爾有驚人的記憶力,他從集中營中逃出來之後,還記住91位集中營納粹軍人的名字,並把其中的70人追蹤到案接受審判。
他十分重視證據和檔案資料,他統計1942年到1943年之間,納粹從上百座集中營中運出25個貨車的女人頭髮,248貨車的犯人衣服,100卡車的鞋子,40萬支黃金手錶,32萬磅的結婚戒指,4千克拉的鑽戒。
日耳曼民族做事徹底,什麼事都留下檔案紀錄,德國戰後對猶太人的賠償,有一整套計算方式,被沒收的財產如何估價,死亡的賠償依年齡和職業而有所不同,甚至退休年齡其養老金都計算在內。德國政府為此而成立特別機構,請數千位專案人員,負責賠償評估與給付工作,這項工作至今仍未執行完畢。
威森塔爾在維也納的檔案中心,規模不大但他們的工作像偵探又像情報人員。來自全球各地的線索,各種祕密檔案,真假難辨,這個工作比國際刑警組織還困難,因為他們要追捕引渡的人不是普遍罪犯。
1960年以色列情報人員在阿根廷綁架艾希曼回以色列審判,立刻引起阿根廷的嚴重抗議。艾希曼是死亡集中營的大屠夫,但他的審判卻引起意想不到的結果。當時以色列建國不久,剛打了一場慘烈的獨立戰爭,艾希曼被捕的消息傳來,舉國歡欣鼓舞,因為他是戰後第一位在以色列的法庭上被審判的納粹軍官。想不到,這也是一場對猶太人的審判。
艾希曼在法庭上不知悔改,而且痛批猶太人這個種族的懦弱和苟且偷生的個性,以色列人民團在電視機前面聽到納粹軍官對他們父母的謾罵,簡直無法相信,這場審判對以色列整個社會的衝擊可想而知。這場世紀大審,是追捕納粹餘孽的高潮,威森塔爾聲稱是他的功勞,但立刻遭受以色列情報機關的否認。但是從此之後,威森塔爾的聲名大躁,他生前追捕1千多名逃亡中的納粹罪犯接受審判。
威森塔爾是一位充滿爭議的人物,他與國際猶太組織的關係不佳,他的自大和他的使命感一樣大。他反對死刑,但相信沒有正義感就沒有自由,他認為遲來的正義也是正義,但他不相信集體責任,因為他認為每個人都應為自己行為負責,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罪惡感尋找救贖之道。
他大力鼓吹成立國際法庭來審判違反人道的種族屠殺罪行,他要讓獨裁者和合法的屠夫們知道,不管時間多久,地球多大,他們都無處可逃,都必須為自己付出代價的。
他的辦公室門上寫著niemal vergessen(永不忘記)這兩個德文,這也是他一生最好的墓誌銘。

轉引自:蘋果日報_司法觀點(江春男)
http://www.appledaily.com.tw/News/index.cfm?Fuseaction=Article&showdate=20050922&Sec_ID=5&NewsType=twapple&loc=TP&PageType=new&Art_ID=2072502
(造訪日期:2005/09/22)
創作者介紹

愛˙勇氣˙希望—Welsperの秘密基地

Wel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pfelwein
  • 我還以為 <br />
    這種文章只有你的某位高中同學才會轉錄啊....<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